全国咨询热线:400-0129583

主页 > 新闻动态 >

36选7保健品推销:老人就像“唐僧肉”

时间:36选7保健品推销:老人就像“唐僧肉”

  安装在老人脖子上的“电极”端,通完电以后,老人的头,马上规律地抖了起来。

  如果不是不久前深圳警方立案调查一起诈骗案,通知老太太去核实情况,汤小姐还不知道74岁的母亲,两年多的时间里,自己啃馒头喝白开水,却省钱买下3万多元的各类保健品,其中有2万元还是借别人的。在深圳,活跃着不少这种以“老人”为目标的保健品销售商家,他们打着亲情牌,以免费体验的方式推销,让老人们无处可逃。

  于老人们而言,与其说他们是对保健品和仪器感兴趣,不如说是对生命末端的健康孜孜以求。近期,一份深圳老人消费调查报告显示,深圳有19%的老人曾参加过各种养生讲座、免费体验的活动,而其中54%左右的老人最终会掏钱买。

  由于保健品行业的暴利,有一定经济能力、又渴望健康长寿的老人们,成了各路商家哄抢的“唐僧肉”。

  因为涉及一起保健品商家的诈骗案,汤小姐陪着母亲罗阿姨去派出所反映情况时大吃一惊:母亲在这家保健品商家先后购买了3万多元保健品——50瓶灵参胶囊、5大盒虫草口服液、20瓶首脑银杏胶囊、经丹8大盒,蜂胶24瓶……其中的2万元还是背着家里人借钱购买的。

  汤小姐从派出所了解到,这起案件共有100多位老人涉嫌受骗,受骗金额都在1万元以上。商家销售这些保健品没有开具销售凭证,比如收据、发票等,在证据收集上给公安部门带来一定的难度。从生产商家调查的信息显示,老太太购买的灵参胶囊一粒成本才7分钱,一瓶胶囊30粒,每瓶成本是2.1元,但商家的销售价格是上百元一瓶。这个结果让笃信这些保健品的罗阿姨有些接受不了。

  罗阿姨今年74岁,在深圳退休多年,退休工资不少,晚年生活原本富足安康。2010年开始,她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从社区免费诊疗到一场又一场保健讲座,罗阿姨开始参加保健品商家组织的各种活动,各式各样的保健品也陆续买回家。不仅自己服用这些保健品,罗阿姨还逼着老伴跟着吃。老伴见这些保健品看上去包装粗糙,甚至字迹都模糊,为避免和罗阿姨争吵,就先含到嘴里转身偷偷吐到垃圾桶。

  两年多来,罗阿姨对于保健品商家的活动是越来越热衷。最初只在社区内的保健品商家免费体验店去测测血压、体验保健仪器,近期则听说哪里有商家的保健讲座就一大早赶去,大包小包带回一堆保健品。

  老伴担心罗阿姨上当受骗,将两人的退休金管理起来,每月给罗阿姨足够的“零花钱”。罗阿姨为了省钱买保健品,省吃俭用,甚至早上出门就吃馒头和白开水。时间一长,老人自己都受不了啦,她常常自言自语:“我好想吃碗牛肉面啊!”老伴为此心疼又生气,老太太则认为对方是心疼钱,老两口经常为这事吵架怄气。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老人跟罗阿姨一样,他们花着退休金购买保健品,不愿表现出老年人在家庭中的地位弱势,他们希望在别人眼中,自己不老,可以做主,自己愿意接受新生事物。

  罗阿姨是如何一步步跌入保健品购买的无底洞呢?原来,保健品推销活动中,商家首先打亲情牌,服务特别热情。日子长了,让老人感觉就跟家人一样,通知参加保健品推销活动,老人也不会拒绝了。

  社区内销售保健品的小伙子跟罗阿姨已经很熟络了。在罗阿姨眼里小伙子比自家子女更体贴,上台阶扶着,渴了马上倒水,在体验店还主动一边按摩一边聊天。有几次,小伙子甚至登门到罗阿姨家来帮忙做家务活。自己家孩子都做不到这些,老太太感动得留人一起吃饭。服务做到了人心上,让人无法拒绝。面对老伴的反对,罗阿姨常说:“这些孩子压力大,就业机会少,太不容易,只要这些药不是假的,买点无所谓。”

  参加保健品商家组织的活动后,罗阿姨感觉退休后的生活充实了许多。只要听说哪里有保健讲座,她就和社区里的几个老人一大早挤着公交车前往。有时候,保健品商家会派车接送,服务到位。老人每次参加活动买保健品,商家还派一些小礼品,这些小礼品攒到一定数量后,可换其他价格更贵的东西。这也激励着老人们坚持不懈地参加活动。一次性购买相当数量的保健品,商家还赠送小家电。汤小姐家里的果蔬解毒清洗机就有两台,这都是罗阿姨购买大量保健品的获赠。

  商家有一次组织老人免费泡温泉,罗阿姨硬拉着老伴一同前往。老头儿担心这“免费”背后有猫腻,留了一手,只带来300元出门。果然,老人们泡完温泉后被集中安排在一个房间,销售人员将老人们团团围住,推销多种保健品。看架势是不给钱不让走人,罗阿姨和老伴赶紧掏出仅有的300元作为定金才得以脱身。回深圳后,保健品销售人员送货到家,老头儿说定金不要了,药品也不要了。

  同去泡温泉的另一位老人回深圳后因病去世,家里人发现其床头还有不少保健品。赵本山说:“人这一生最痛苦的是什么?是人活着,钱却没了。”小沈阳说:“是人死了,钱却没有花掉。”两样的痛苦,在这个老人身上集中体现了,人活着时钱买了保健品,去世后保健品却没吃完。

  为什么老人们对这些保健品商家如此信服?6月下旬,记者跟随一名老人周阿姨一连4天现场体验,一探究竟。

  深圳金×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2002年,自称是中国保健协会会员单位、中国医师协会合作单位。目前,这家公司在深圳多个社区设置体验点向老人推销治疗仪和保健品。

  上午9点刚过,竹子林通家乐超市一角的金×堂体验点就聚集了五六位老人。几张塑料板凳、简易的茶几、几台小型保健仪器,以及墙上密布的各类保健品宣传画,就是一间体验点的标准设施。保健品和仪器的购买几乎都是从这样的“免费体验”开始。

  见老人周阿姨驻足,店员小李热情地迎上来,“阿姨,我们这里所有的仪器治疗保健都免费的,您可以试试。”在测量过血压后,周阿姨开始使用品牌为“好一生”的多功能治疗仪,据介绍这个仪器能修复

  细胞、治疗疼痛、缓解高血压、高血脂……小李听说周阿姨腰部存在劳损,热心为其按摩,学中医出身的他还给老人介绍经络保健的原理。

  “何叔,今天有没有感觉脚好一点?”另有几个老人正在体验高电位治疗仪等,小李也都一一照顾到,边嘘寒问暖为他们按摩。

  他说:“公司要求员工要把老人当成家里人去服务。”事实上,这正是亲情营销的关键,一次次体验中老人的心理防线被攻破。

  回家路上,周阿姨说儿女都不如小李体贴周到,“小伙子不容易,还是免费体验治疗,要不过两天买个最便宜的1000多的按摩仪吧。”

  他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身体不适的症状得到缓解。老人之间也在小李的引导下进行心理暗示,从心理上更加认可治疗仪器,可能导致最终的消费行动。

  不过,小李并未向老人推销任何仪器和保健品,只有当老人问起时他才告知价格。比如周阿姨体验的多功能治疗仪的售价是4200元/台,而旁边的高频位治疗仪售价超过10000元。

  每天都来体验的张阿姨说,每次天气变化给她打电话询问身体状况、叮嘱增减衣服的都是小李,“每天帮我量血压,自家孩子都做不到这些。”

  当得知小李底薪很低,收入主要看销售业绩时,另一名老人说:“深圳年轻人多不容易啊,物价高,压力大,只要这些药不是假的,不是特别贵,买点支持小李也行。”他的说法得到在场一些老人的附和,“身体好,自己少遭罪,儿女也少操心”。

  第三天,体验点工作的是区域经理小徐。他曾在内地当过医生,专业的讲解让老人们更加信服。

  在金×堂公司,许多销售人员都具有医药从业经验。在亲情营销的同时,专业的推荐更容易让老人们接受。得知周阿姨存在抽筋这样的缺钙现象,他告知次日在深药大厦有一次针对老人健骨的专家讲座。

  他们先逐一做了骨密度测试,每位老人还免费得到了一杯牛奶和一个面包,作为早餐。老人们根据居住片区被分配集中坐到4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多名店长和区域经理陪同。

  来自武汉的“陈教授”开始为老人们普及骨骼保健的知识,不少老人还认线点多时,讲座的知识普及部分结束,“陈教授”开始介绍一种针对治疗老年人骨质衰老,名为“金骨宝”的药品。“一般吃一年就会有明显效果,有的严重的患者需要两年的周期,今天在现场有优惠……”

  随即,一名金×堂工作人员上台表示,在场老人的骨密度检测结果显示,没有一名老人合格。他还介绍了服用该药品后,多名老人的神奇疗效。

  由于一次性购买药品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元,许多老人并没有那么多现金。陪在一旁的店长说没关系,可以送药上门,可以先交几百元的定金。

  据央视7月2日播出的《消费主张》“我们真的缺钙吗?”节目,骨密度检测仪将检测夹夹住手腕,然后将被检测者的姓名、年龄、性别、血压、职业性质、体型等信息输入系统,一分钟就能得到骨密度值。再跟仪器中标注的正常范围值一比对,就能判断是否缺钙。这种检测仪,正是活动当天金×堂给深圳老人们使用的仪器。

  在节目中,一位56岁的阿姨共测试了4次,每次更改部分个人信息,比如血压、年龄等,结果都不一样,一样的是测试结果,都较正常值偏低。而另一个老年人连续两次测试,信息不变,但结果却迥然不同。参考值改变,骨密度值改变,参考值不变,骨密度值还是变。此后,检测者将一块没有骨头的五花肉进行检测,骨密度值居然在正常范围内。

  记者在淘宝网上发现,有不少卖家正在销售骨密度检测仪,价格从100多元到上千元不等。多个卖家均表示,这样的骨密度检测仪准确程度在80%以上。

  北京协和医院放射科余卫教授表示,这种检测根本不可采用。同一个人在同一个时间段进行检测,骨密度值是固定的,不会因为血压、年龄的信息变化而产生相差很大的结果。全世界公认的骨密度检测,是一种双能X线骨密度测量仪,这是唯一用来诊断骨密度的测量仪。

  中国消费者协会去年10月发布的《老年人消费者权益保护公益调查报告》显示,深圳老年人的日常消费支出中,营养保健是仅次于食品的消费项目。由于老年人慢性病的多发、对健康意识的增强以及对昂贵医疗费用的担忧,深圳老年人对健康知识的追求意愿高,希望参加养生保健知识讲座的老年人占比高达65.3%。19%的深圳老年人已参加过商业机构组织的养生保健知识讲座,而这些参加讲座推销活动的老人中,54%的人最终会掏钱购买,其中17.9%的人甚至当场就买。

  据深圳市消委会介绍,近些年,深圳市消委会系统收到通过保健品、保健器材欺骗老人家钱财的投诉数十宗,虽然占相关投诉比例不大,但呈现高增长的态势。老年保健品、保健器材市场鱼龙混杂,五花八门营销招数让老人防不胜防。

  2011年5月期间,一位老人听信某公司夸大宣传后,买了几千元的保健品,公司以加入会员可提成为由,鼓动老人拉拢更多人来买,老人先后帮别人购买了数万元的产品,然而付款后商家不供货,且合同约定的返利也不兑现,当再次去找该公司时,发现公司已搬走。

  “保健品、保健器械陷阱层出不穷,相关部门监管不力是原因之一。”深圳市消委会称,尽管老年人因购买保健品而受骗的事件不断,但由于《食品安全法》中有关保健食品的配套管理办法尚未出台,目前由工商、36选7!药监和卫生等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保健食品的相关监管工作,而监管链条未能形成有效的安全网。而让管理部门“犯难”的是,在保健品说明书、宣传单上并未明显存在夸大宣传,销售人员往往暗地里向老年人肆意夸大功效。

  深圳市消委会称,在面对众多保健养生观念时,大部分老人不具备辨别能力。使得这些被养生保健行业盯上的“高危人群”,在晚年生活中,面临的将是一个又一个撬开他们钱包的陷阱。

  1利用赠药、免费试用等促销手段吸引老人,或使用免费旅游、赠送体检、赠送小礼品等方式获取老人信任,诱导老人消费。

  2夸大宣传保健品、保健器械的疗效。正规保健品和保健器材都有国家批准的功效,任何保健品和保健器材,只能起到保健或辅助治疗作用,并不能起到治疗疾病作用。不法商家故意模糊药品与保健食品的概念,甚至宣称乙肝、糖尿病、高血压、癌症等也能治愈,迎合患者急于治愈、不想长期服药的心理。

  3打着“进口、专利、高科技、绿色环保”的幌子进行推销,有意夸大宣传,将普通商品宣传成高科技或绿色环保商品。

  4以“名医会诊”名义,开办“专家”义诊免费讲座。通过免费体检途径,捏造或有意夸大老人身体的健康隐患,从而达到推销药品及器械的目的。

  5利用各种托儿做虚假广告,即找来所谓的产品受益者现身说法,并利用活动期间产品打折等幌子,蛊惑消费者现场购买。

  6鼓吹“买保健品能发财”,厂商以发展会员的形式,教唆老人拉拢更多的人来购买产品,并许诺给以高额提成。

  7利用老人渴望亲情心理,经常嘘寒问暖、给予小恩小惠,诱使老人逐步放松警惕。

上一篇:科进Kejin 超声骨密度仪 KJ7000_价格参数厂家报价

下一篇:悦琦 超声骨密度仪 BMD-9V_价格参数厂家报价-贝登